海胆_

想和你缠绵 一直到路灯熄灭

【全职高手】【张新杰X你】盛夏

+ooc

+私设如山

+6k左右 略长

+喜欢的话 麻烦蓝手红心走一下 感恩

 

 

 

 

 

0.

凌晨三点。

 

下意识去揽身边人,反应到是空被窝以后瞬间惊醒。

猛地掀开被子下床,棉质拖鞋杂乱无章敲击地板发出声响,分不出心挽好睡袍,细吊带睡裙裹不住的肩膀被空调吹出一层细密疙瘩。

 

这个礼拜第三次了。

 

张新杰撑在厨房吧台上,玻璃杯旁洒出一圈水渍。

 

果然。

 

你抱着手臂走向他,从身后环住他的腰,把下巴垫在他瘦得骨头都有点凸出来得肩膀上,贴近他,感受到冰凉丝绸睡衣下他身子微微发颤。

摸索到他紧紧扣住大理石桌面边缘的指节,强硬掰开,再把自己的手指塞进去把指缝填得满满当当。

 

“没事的新杰。”

 

 

 

1.

吃完安定再睡下,天空都已经发亮。

 

你坐在落地窗前,环着双膝,看太阳一点点冒出来。

 

有人说日出是一个缓慢悠长的过程,其实不是这样的。

从天边泛起鱼肚白,到太阳稳当当挂在头上,不过是一瞬间而已。

推开窗,细长蓝莓爆珠燃在指间不晓得有多久。手机屏幕亮了又暗,猛吸一口,吐出一口绵长的气,混在晨光薄雾里,散得不见踪影。

 

“韩队,你今天有空吗,我想和你聊一下。”

“关于……关于新杰的心理问题。”

 

韩文清眉头蹙得拧不开。

 

你来霸图来得着急,没有化妆,熬夜后的面色蜡黄,嘴唇也没有什么血色。张佳乐第一次看到你这副样子,有点不知所措。记忆中的副队嫂总是游刃有余,踩着细高跟红唇微抿勾人心魄。

“嫂子喝点水。”张佳乐在水里加了一小勺白糖,可你喝起来却觉得苦。

“韩队,具体情况就是这样的。新杰怕队里担心,也怕影响到训练,一直瞒着压着不说,也不让我说。但是我觉得,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

“你是说,新杰得焦虑症了,而且很久了?”

“对。”你十指交叉放在桌上,看到韩文清小幅度转着椅子。

堂堂霸图队长也乱了阵脚。

“可是,队里的每次心理测评,副队都是指标最好的那个啊……”张佳乐挠头。

你苦笑,张新杰是什么人啊,按照分针秒针一格一格分毫不差走着的人,他想藏住的事情又怎么会让别人知道。


他甚至连你都想瞒过,如果不是偶尔在床头柜抽屉里发现的利眠宁你可能永远都发现不了多少个夜晚他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多少个时刻他焦虑慌张到难以控制。

 

 

 

2.

到家的时候张新杰已经起床了,浸在熹微晨光里拿着ipad复盘。

黑色框架眼镜挂在鼻梁上,和每一日都一样。

 

“你去霸图了?”头都没抬地发问,你换鞋的动作一滞。

“对。怎么了。”你把咖啡从纸袋里拿出来放在桌上,温差产生的水珠顺着杯壁留下来,滴在羊毛地毯上留下一圈水渍,也没人关心不好打理。

 

空气里不知道为什么散发着黏糊焦灼的气味,你的直觉告诉你有什么要发生,可是却无法判断是好是坏。

不知道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还是出师未捷身先死。

 

“你和韩队说了我焦虑症的事。”

是肯定句。张新杰总是这样十拿九稳。

你坐在沙发上,弯着腰把绿色吸管捅进褐色液体,毫不慌张地回答,“对,我和韩文清说了。”

“不仅是韩文清,张佳乐也在场。”

 

啪——

 

Ipad笔记本一连串东西被张新杰稀里哗啦摔在沙发上,他起身,站在你面前,笼罩下一片阴影。你放下杯子,手上沾着的水随意蹭在衣服上,往后靠在沙发上,双臂环在胸前看着他。

 

“你是在和我发脾气吗?张新杰?”

“你知道不该说的。”张新杰回避了问题,你冷笑。

“我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到底我什么举动让你以为我知道不该说这件事的?”

“我只知道我爱人被焦虑症纠缠的整夜整夜睡不着觉,我只知道我爱人可能会因为他人不知情从而说出的一些话语病情加重,我只知道我爱人工作压力太大没有时间调节情绪没有时间去看咨询没有时间去自愈。”

“新杰。”你深吸一口气,坐到他脚边,头靠在他膝盖上,“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瞒着大家。韩队也好霸图的其他人也好,都不会因为这件事用异样的眼光看你……”

 

没等你说完他就站了起来,一言不发回了房间。

过了没多久,你看着他翻着队服领子挎着外设包在玄关换鞋。

 

嘭——

 

门关上了。

 

他一句话也没说,一个眼神也没给你。

 

 

 

3.

张新杰已经一个礼拜没有回家了。

 

张佳乐给你发微信,问你们是不是吵架了。

彼时你对着电脑重新写着策划案,不知道是不是被冷战影响到,你最近工作不是很顺利,总是犯一些有点难以言语的细小错误,助理小姑娘都看出来你不在状态,问你要不要请两天假休息。

你看着源源不断冒出来的绿色对话框,索性拨了语音通话,没两下就接通了。

 

“喂嫂子,怎么了这是,你和副队吵架了?副队这一个礼拜都住在队里……”

“没吵架。我最近出差,回家也没人,他就住队里了。”

“可是……”张佳乐那头顿了一下,像是在犹豫怎么开口,“你昨天朋友圈的定位还在青岛呢……”

你打字的手停止了,叹了口气,顺着电波传到张佳乐耳朵里,他马上意识到说错话了,忙着要解释,你却开了口,“是,我和张新杰在冷战。”

 

张佳乐哑口无言,他想不到张新杰也会采取冷战这种最没有效率的解决方式。

 

 

 

4.

扳扳手指这么多年,你和张新杰从来没有冷战过,这是第一次。

 

张新杰做事讲究效率,凡事都求最优。你们都是凡人,不可能没有矛盾,更何况恋爱再到婚姻本来就是磕磕绊绊不断摩擦中不断深入了解彼此,不断加深爱意的过程。

但凡产生矛盾,你们都不会大发雷霆歇斯底里的吵架,你的性子本来就不是作天作地的小女生性格,张新杰更不是会耐心哄人顺着你闹的那种,也没那么多时间,两个人都忙。有什么事都是坐下来,面对面,开诚布公地讲清楚。

 

毕竟是要携手共度一生的人,有什么好互相隐瞒的,有什么事是不可以说的。

 

哪怕是之前你无意间撞破他有焦虑症的事儿,你都没有生气摔门离开,只是拒绝了他的解释和拥抱,开车出门兜了一圈,回来的时候带着烧烤摊的烟火气息和明天陪他去看心理咨询的消息。

 

你不知道自己去霸图坦白他病情这件事怎么就戳到了他的死穴,让他这样理智到近乎绝情的人采取了冷战这样幼稚无效率的解决方式。

 

难道是要走到尽头了?

 

你望着办公桌上白陶瓷相框里嵌着的婚纱照出神。

 

果然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吗。

 

“喂喂,嫂子你还在不……”张佳乐许久听不到你的回应,语调有点高。

“在的在的。”你晃了晃脑袋,“张佳乐,训练时间为什么在玩手机。”听筒那头传来恍惚听不清晰的声音,是好久没联系的张新杰,“我在和嫂子打电话呢。嫂子副队来了你要不要和他说话……”

 

嘟……嘟……

 

你挂了电话,趴在桌上,电脑屏幕泛着光,word光标一闪一闪。

 

 

 

5.

加班到快11点,你捧着杯子看窗外的办公楼几乎都灭了光。

咖啡里的冰块早就化完了,加了5个shot的美式都被冲淡像水。

最近脚腕受损,穿不动高跟,换了平底鞋通勤你还有点不习惯。

楼梯间的吊灯忽明忽暗,你记在备忘录里明天要去后勤部保修,要不然突然坏掉了公司几个怕黑的小姑娘晚上回家突然没光要怕的直接从楼梯上摔下去。

 

你忘记自己也怕黑。

 

生活实在比言情小说狗血太多了。

你环着膝盖坐在楼梯上自暴自弃地想。

要死不活的吊灯在你下到五楼的时候说灭就灭掉了。

 

周身被黑暗包围,呼吸猛然间吊起,幸好抓着扶手不至于滚下台阶。

靠着墙缓慢坐下来,你感觉衬衣已经被冷汗打湿黏在后背上,刘海也贴在额头上。

卧槽啊,甚至暴了粗口,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只能庆幸穿的不是高跟鞋,要不然明天就得打着石膏来上班。要是打着石膏来上班,指不定老板还能看自己兢兢业业为公司鞠躬尽瘁鞍前马后给自己多发点奖金。

你稍微缓过来了点,甚至还可以自我吐槽两句,就想开个手电筒慢悠悠晃下楼去。

 

可偏偏,手机刚摁亮的一瞬间,啪,暗了。

没电了。

 

干你娘,你觉得自己前面二十多年没骂完的脏话都要在这个晚上倾囊而出了。索性把包抱在怀里靠着墙准备就这么将就一晚了。

 

又不是没将就过。

 

霸图成绩下滑,俱乐部投资缩水,裁员降薪的时候,你又丢了工作的时候,还不是和张新杰挤在出租屋的一张单人床上过来的。

 

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时候听到有人叫自己,肩膀上被人披上了衣服。你怀疑自己思念成疾,梦里还惦记着他,不然怎么会在这个时间这个地方闻到张新杰的香水味道听到他压着嗓子喊自己呢。

 

 

 

6.

下一秒你就发觉不是梦了。

 

张新杰叫不醒你,直接穿过你的膝窝揽着你的背把你抱起来了。

你还没回过神,对于周遭环境的恐惧本能的拽住他的衣领往怀里埋。你不算重,可是抱着一百来斤的人下五楼还是有点运动量的。

 

不知道为什么,张新杰突然想到你们结婚的时候,背着你进新房,一爬就是十楼,咬着牙愣是一下都没歇,你心疼他说爬个两楼意思意思得了要下来他都不肯。

 

到了大厅你自己从他身上下来,向急吼吼冲上来问有没有事的保安挥挥手示意自己没有大碍。

“刚才这位先生硬要上去看,我说没人了他都不信,幸好他上去了不然您真的只能呆那儿一晚上了,楼下的门我都锁了……”

得,今天要不是张新杰,就算灯没坏自己也回不去。

“都是小事,明天上班了你记得找人修灯,五楼到一楼灯全坏了,估计是灯泡问题不是跳闸。辛苦了。”

 

你勉强扯个笑,走在前面出门,张新杰跟在你身后,也不说话,默默伸手帮你拉开门。

你看到他的车停在门口,车灯都忘了关,是真的着急。

 

“找我什么事儿这么急,车灯都不关。”你从包里翻了根烟出来叼着,刚要点,想起来张新杰不爱看你抽烟,拿了下来摆在手里转着玩。

“我觉得我们需要谈谈。”张新杰拿了那根烟,拗了扔进垃圾桶。

“你现在知道要谈了?”你嗤笑一声,“玩冷战的时候不知道?”

“我那不是冷战。”张新杰推推眼镜,“我只是觉得我们都需要一点时间冷静一下。”

“冷静一下。”你低着头踹小石子玩,漆皮尖头都磨花了,“那你冷静出什么来了,张副队?”

“请你不要这样。”张新杰就是张新杰,在最亲密的人面前都一本正经公事公办。“我觉得我们……”

“不太合适是吧。”你不耐烦地打断他,“行啊,离婚协议书我让助理明天送到霸图去你签字就好,财产什么的婚前就算好了,婚后也是分开的没有大问题,就是我们养的那两条小金鱼你看看是放我这儿比较好还是吃了比较好……”

 

还没说完,你余光瞟到张新杰的手发颤,豆大汗珠噼里啪啦落到地上。

 

糟了。

 

你手忙脚乱从包里掏出药片,拧开水杯送到他嘴边,看他艰难吞下药片后一把把他抱住。

就像每一次急性焦虑发作一样,你感受到他在你怀里慢慢平静,心里失控的小野兽逐渐沉睡。

路灯把影子拉的过分长,张新杰把手落到你头发上轻轻揉了揉,再开口嗓音哑的吓人。

 

“不准离婚。”

 

 

 

7.

时隔好久再一起睡在一张床上你有点恍惚。

 

张新杰环着你的腰,把你死死圈在怀里不容你逃脱。他是个作息良好的人,早就困得眼泪横流,沾床就睡着了。

你看着他环住你的手臂,无名指上的戒指上的小碎钻被床头灯照着微微发亮。

 

你睡不着。你在想刚才自己怎么这么口不择言。

你知道张新杰肯定不会说离婚,可是他说出“我觉得我们”这个标准BE开头以后你慌到束手无策,才会这么没头没脑说出一长串自己现在回想起来觉得过分好笑的话。

张新杰规律的呼吸声响在耳边,温柔气息扑在脖颈上,把你也迷迷糊糊地带睡着了。

 

日上三杆你才醒。张新杰煮了粥放在餐桌上。你去厨房拿牛奶,看到他留了纸条,用霸图队徽样式的冰箱贴摁在冰箱上。

“帮你请过假了。今天晚上出去吃。”

你挑眉,乐得清闲突然放假。

 

“副队,餐厅我帮你订好嘞,晚上你去就行了。老板是大孙朋友,给你打五折!”张佳乐嘬着奶茶口齿不清地说到,张新杰转着笔的手一顿说了声谢谢。

 

“卧槽你看到没刚才副队笑了!”

“副队笑了?乐哥你是没睡醒还是没吃饱?”

“欸我说你小子……”

 

 

 

8.

久违的睡了午觉。你从被子里爬起来坐在床上揉眼睛,手机屏幕跳出绿色对话框,眯着眼看得不太清楚。

张新杰难得发了条语音过来,说过一个小时左右开车来家接你。

 

跳下床挑衣服,直觉本能告诉你这是一场需要精心准备严肃对待的约会。

DVF深蓝裹身裙,因为是吃晚餐,领口稍开一点也无妨,RV方扣带钻平底鞋,上次楼梯间事件以后你就很少穿高跟,因而置办了不少平底鞋。甚至心情很好的喷了张新杰最喜欢的Diptyque的玫瑰香。

 

张新杰说的一个小时就是一个小时,分毫不差。你拉开车门坐上副驾驶,他侧身给你扣安全带。你觉得有点好笑,明明都是老夫老妻了还像刚在一起的小情侣似的。

不过也确实非常受用,这样藏在细节里的温柔过分让人心动。

 

瞥到张新杰换掉了队服,TB白衬衫一如既往扣到顶,不过带了你给他买的Gucci非常复古的logo头皮带,也算突破。

 

也印证了你在家里挑衣服的时候的想法,这确实是一次很重要的约会。

 

可是你实在想不出为什么是今天,想不出最近有什么日子需要这么大张旗鼓的来庆祝来纪念。张新杰不是很想开口的样子你也懒得问,藏着一肚子疑惑和他下车,把手交到他微热的掌心里走向餐厅。

 

 

 

9.

张新杰选的法餐。青岛靠海,生蚝之类的海物自然新鲜的过分。

一餐下来你吃的想要打嗝,后悔干嘛要穿裹裙现在小肚子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张新杰抬胳膊挥挥手,你以为他是要结账,可刹那间餐厅灯暗了下来,只有你们桌上蜡烛晃着光。

 

即使有那么点光,你因为怕黑还是抖了一下。张新杰在你身后环住你的肩膀,不知道从哪里传来大提琴的声音,是你最喜欢的巴赫G大调,西装笔挺的服务生推着缀满玫瑰花瓣的百利甜酒蛋糕,递给你一支玫瑰花。

 

你有点反应不过来这是干嘛,张新杰浅笑着叹了口气。

 

“一周年快乐,小笨蛋。”

 

你牵着他的手转过身看他,有点不可置信,已经一周年了吗,才一周年吗。

 

张新杰示意服务生开灯,餐厅又明亮起来,你发现偌大的前厅只有你们一桌。

 

他捏着你的手,把无名指上原本的婚戒拿下来,换了一个给你带上。

“谈恋爱的时候你说没两克拉的大钻石不嫁,结果一年前就这么个小碎钻拼起来一克拉都没有的戒指你也跟我回家了。一年了,我也可以兑现承诺,给你更好的生活了。”

鼻子发酸,你觉得现在哭有点过分矫情,“果然还是大钻石比较好看。”你调侃道,张新杰勾了下嘴角,不置可否。

 

 

 

9.

“你这又送钻戒给我干什么,重新求婚?还是要和我分道扬镳?”

你坐在车上伸直胳膊看新戒指。钻石真是过分好看,你心想,怪不得那么多女人愿意为了这么块碳前赴后继。

 

他趁着红灯附身亲了亲你的唇,你被这突然地亲昵吓到,耳朵尖蹿了红。

 

“离婚你想都不要想。”

 

 

 

10.

洗完澡两个人窝在阳台吹风吃西瓜。你咬着勺子口齿不清地问他那天到底为什么生气。

 

“觉得你不信任我。”张新杰刚洗完的头发还没干,湿哒哒盖在额头上,他随手一撩,水珠撒了几滴到你手背,你笑嘻嘻蹭到他衣服上他也不生气。

“一开始,我觉得你不信任我的自愈能力,所以才会去找韩队说明情况。后来我想明白了,是我钻牛角尖了,你不过是为我着想而已。”

 

你挖了正中间的西瓜囊递到他嘴边,他轻轻摇摇脑袋让你自己吃。你含着西瓜嘴巴塞得满满当当听他讲话,空气里都是西瓜甜丝丝的清新味道。

 

“况且,让韩队他们知道也没有什么丢人的。对于缓解病情也有好处。发病的时候也不至于让他们措手不及。”

西瓜不知道什么时候塞到了他怀里,你松松伸了个懒腰,歪头靠在他肩上。

 

“那你以后还和我冷战吗?”

“嗯?”

“我说,以后你还说不理我就不理我吗?”

“我之前就已经表述过了,我认为这不是冷战,只是给我们彼此一个冷静思考的机会……”

“好了好了,你别说了。”张新杰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该温情的点儿不温情,还是一板一眼地分析问题。“你亲亲我吧,亲我一下我就和你和好。”

 

张新杰噗嗤一声笑了,咬着块西瓜就亲上来,唇齿间迸发开西瓜清甜的味道。

 

 

 

11.

是夏天的味道。

是缓慢悠长不断试探摩擦碰撞妥协后的爱的味道。

 

——————————END——————————

 

+很久没有写文写得这么畅快过了 久违的暴字数

 希望大噶会喜欢因为我自己很喜欢(挠头

 

 

 

+祝好

 

 

 


评论(33)
热度(466)
©海胆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