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胆_

太阳风进入地球磁场才能变成极光

【全职高手】【韩文清X你】震惊!霸图队长不敢蹦极?

+ooc

+私设如山

+lof限流过分厉害 

 麻烦大噶觉得好的话积极蓝手一下?

 

 

 

 

 

 

 

0.

“从北极星蹦极

跟着流星坠落八万米。”

                ——Awaken-F靖佩瑶 《星海》

 

 

 

1.

“行吧。”韩文清捏着鼻梁蹙着眉答应了你的请求。你蹦起身,越过电脑屏幕在他脸颊上啄了一口。

“哦耶!老韩你是电是光是唯一的神话!”

韩文清耳根有点红,偏头轻咳一声,“还在队里,你消停点。”

 

出训练室门的时候碰到了从食堂回来的张佳乐,“哟嫂子,笑成这样,啥事儿这么开心啊。”你顺手撸了一把他的小辫,“老韩答应我去蹦极了,我能不开心吗,我磨了他快一个月了。”

“我的妈真的假的。”张佳乐本来就大的眼睛瞪得更圆溜,“老大真同意了啊?”

 

“我还能骗你?”手里拿着的纸围成捆在他脑袋上轻轻一拍,“快回去训练,等下老韩又要说你偷懒。我给你们带了奶茶,自己挑去。”

 

 

 

2.

蹦极这事儿真不是你一时兴起。

 

别看你长得小小一个,四舍五入只入不舍才一米六五的个子,对于极限运动真的是情有独钟。滑翔伞蹦极潜水,样样都尝试过,样样都喜欢。

和韩文清在一起后,你瞅着东北大汉一身肌肉,平日里除了训练就是健身房举铁,一身腱子肉不用来蹦极实在可惜。

 

蹦极其实和肌肉没啥关系,蹦极最重要的是得胆大。胆不大的人,肱二头肌练得怼到脸上都没用,该不敢还是不敢,站在台子前面小腿肚子软的发颤,胆子大的,就像你这样,就算轻飘飘没几两肉,风大点就能刮跑样的,也能说蹦就蹦,潇洒得很。

青岛没地儿蹦极,你又闲不住,大江南北地跑。重庆你去过,广州也蹦过,四十几米的高度对于你来说实在没什么意思。

碰巧联盟组织夏休的时候几个元老战队去澳门溜达一圈,促进友谊,带家属也行,费用自理就好。你懒得吐槽冯主席还是扣得一如既往,能出去玩总是开心的。

 

澳门塔是出了名的蹦极圣地,233米的高楼,蹦的就是心跳。你查了查,还支持双人跳,简直就是为你独家定制的项目。

 

可你没想到,硬汉如韩文清,害怕极限运动害怕得要死要活,不亚于叶修害怕他老子,张新杰害怕手表没电,黄少天害怕别人不让他说话。

 

韩文清也不是扭捏的人,直接大大方方承认。

“我不敢蹦极。”

“我天?江湖人称钱包脸,全联盟说一不二,和叶修都能互呛三百回合的韩文清居然不敢蹦极?”你难以置信,巨大问号写在脸上。从地毯上爬起来,咽下西瓜,坐到他身上,揪着他脸捏来捏去揉面团似的,像要确认是不是他本人,“你真的是韩文清?不是被张佳乐附体了吧。”

 

“胡闹。”韩文清把你手拿开,若有所思,“不过张佳乐可能真的敢。”

你白眼一翻,装死作势往后倒,韩文清大掌一捞,护住你头不让你磕在茶几上。

 

 

 

3.

韩文清不是恐高,恐高的话你也不会一直缠着他提这样无理的要求。

他只是单纯的害怕,你明白得很。

 

害怕没事儿啊,你打着小算盘,到时候两个人绑在一块蹦,美人在怀还怕什么,只怕自己没法展现自己的男人血性吧。

 

脑补着脑补着你忍不住嘿嘿嘿乱笑,韩文清洗好澡从浴室出来,擦头发的白毛巾搭在肩膀上,裸着上身,只穿了条居家短裤,头发没干,水珠顺着发梢滑下来,沿着腹肌沟壑落到地上。

 

“在笑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你也不管他身上还有水,亲昵地环住他的腰,埋在他胸口。赤裸的肌肤贴在身上的感觉很好,你挑的柑橘味沐浴露也过分好闻,勾着你不愿放手。

“老韩你好香啊。”

 

韩文清不可察觉地轻轻叹气,嘴角却是勾着笑。他把毛巾抽下来,放在化妆台上,再抱住你的大腿,把你扛到肩上。

“哎呀,老韩你今天不禁欲啦。”你嘻嘻笑,两只小脚不安分地扑腾。

“明天休息。”韩文清难得不正经一回,拍了拍你屁股,“老实点。”

 

韩文清在性事上很用力。就像他一如既往的行事风格,说得少做得多。经常健身的男人腰腹有力,总是能惹得你眼角泛红,噙着泪带着鼻音求饶。

酣畅淋漓的结束,你迷迷瞪瞪,窝在韩文清怀里,嘟嘟囔囔嗓音甜得发腻。

 

“老韩我真的很想和你一起蹦极嘛……你想想,那么高的地方一起落下来,有没有一种苦命鸳鸯的感觉……”

 

周一你去霸图给他送午饭的时候,顺口又提蹦极的事儿,他犹豫了下还是答应了。

 

 

 

5.

那夜的事儿你睡醒就忘了,韩文清到一直放在心里。

 

他忙,霸图是他这么多年来的心血。他甚至可以为了霸图,放弃代表整个国家出征的机会,放弃捧起人人垂涎的世界冠军奖杯的机会。韩文清野心不大,欲望不多,只想要霸图好好的,遇到你之后,再加上个你也一切安好。他一直觉得自己亏欠你太多,加训完回到家看见你在沙发上,蜷着身子等他等到睡着的日子实在多得数不过来。而且他也算个公众人物,平日里不方便出门,在一起这么几年街都没陪你逛过几次。

 

别看韩文清长得五大三粗,心思还是细的。他不希望哪天就算你们分手了,你想起来的都是独守空房的冰凉夜晚,坐在台下看他紧拧眉头揪心的感觉,一点快乐的回忆都没有。

 

 

 

6.

青岛没有直飞澳门的飞机。霸图一行人,带着你,先驱车去了上海,同轮回的一帮子人在这南方城市兜兜逛逛几天,吃吃小笼包逛逛南京路。再一起从浦东机场出发。

 

飞机发出不算小声的轰鸣,机翼张开扑扇着翅膀拽着机身向空中驶去。你望着窗外渐小的房屋渐厚的云层,想起来这是你和韩文清第一次一起旅游。

 

“韩队,要给嫂子拿条毯子吗?”江波涛路过韩文清身侧,看你趴在他肩头睡得熟问了句。

韩文清没开口,点点头,江波涛从行李架上拿下还未开封的毯子给他,就回了座位。

 

“哇我刚才和副队一块回来看到韩文清和他女朋友。真的吓死人了我从来没有看到过韩文清那个钱包脸这么温柔。”孙翔一边说一边打了个抖,一副真的被吓得不轻的样子。“二翔别乱说话。”江波涛把杂志圈成桶在他脑袋上敲了一下。

 

“韩队……”大家都盯着被吵醒的周泽楷看他要说什么。

“……很温柔。”

 

 

 

6.

韩文清确实很温柔。他的温柔不是像喻文州那样,是个人就能看出他温柔,噙在嘴角的笑温柔,弯弯的眉眼温柔,翘起来的一小撮头发都温柔。

 

韩文清的温柔是不动声色,需要走近一点才能发现的。

 

给你揉乌青块时紧拧的眉头温柔,在你生理期还偷吃冰激凌时略带怒意的一声“胡闹”温柔,纪念日耳朵通红捧在手里的玫瑰花温柔。

 

韩文清严厉甚至可以说是有点让人畏惧的外表下揣着一颗柔软的心,一颗只对你,只对亲近的人,柔软的心。

他是赛场上毫不手软的韩队,是私下里被后辈调侃的钱包脸,他同样也是会任由自己的小姑娘给自己刮胡子的时候调皮的把剃须泡沫抹在自己鼻尖,看他滑稽的样子咯咯笑的男人。

 

 

 

7.

韩文清跟在你身后拖着箱子,看着你一蹦一跳走在前面找房间。

你平地左脚绊右脚,踉跄一下,韩文清皱了下眉,快走两步揪住你领子,“多大人了还冒冒失失的。”

你吐吐舌头,就着他的手转了个身,环住他的腰,埋在他全是肌肉不算柔软但是绝对安全可靠的胸膛里,“我高兴嘛,这还是我们第一次一起出门。”

韩文清手里拎着包挪不开手,没法回报你,只好揉揉你脑袋,“对不起,没时间陪你……”

 

“哟这不是老韩吗。”走廊另一头传来个含含糊糊的声音,叶修叼着烟玩着打火机,“老韩你居然还能这么温柔的说话啊,真是活得长了什么都能见到,我等下就让方锐去买张彩票看看能不能中个一千万。”

你挽着韩文清手臂笑嘻嘻的对他做鬼脸,“方神能不能中一千万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叶神你要是在这儿抽烟得罚一千万。”

叶修摊摊手,烟叼在嘴里要掉不掉,“没事儿,我没钱叶秋那小子有钱。”手背在身后摇摇晃晃地走了,“单身狗走了,不打扰你们老夫老妻还要腻腻歪歪。”

 

 

 

8.

晚餐联盟安排在澳门塔上的旋转餐厅。你转着红酒杯看着窗外夜景,璀璨灯光倒映在你眼里。韩文清把剥好的虾放进你盘子里,你摆手笑笑说吃不下,他再夹过来放进自己嘴里。

 

“文清。”你难得这么叫他,声线柔柔。

他用餐巾擦擦手,看着你,“怎么了。”

“我不要去蹦极了,要去也不要拽着你一起。”你放下酒杯,玻璃相碰发出一声小但清脆的敲击声。

韩文清双臂环在胸前,往后靠在椅背上等着你说话。

 

“我怕你有事。”沉默了一会儿你重新开口。

“我仔细想了想,你韩文清不是我一个人的。往小了说,你是你爹妈的儿子,往大了说,你是霸图的韩队,是联盟的选手,甚至是中国荣耀的代表。”你垂眸呷了口酒,“我不能这么自私。”

 

“新杰和你说什么了?”韩文清挑了下眉,身体前倾,手肘撑在桌上。你摇摇头,“他没有,是我自己这么觉得的。”

“是没错。”韩文清把你的酒拿开,换成果汁。“但是你也要清楚,我也是你的男人。”

 

“陪自己的女人冒险是男人的向往。”

 

 

 

9.

韩文清觉得自己只是直白的表达,你反应却挺大的。做作的捂住胸口,“天呐老韩,你怎么这么油腻了!”

 

“是啊是啊,”黄少天嘴里塞的满满,一手一个盘子,“韩文清你说这种土味情话简直了,完全不是你的风格啊你正常点,你这样我都要不认识你了你还是那个让联盟闻风丧胆的钱包脸吗……”

“没大没小。”喻文州笑眯眯地跟在后面,“韩队别介意。”

 

韩文清点点头,转回头对着你,“吃饱了吗?吃饱走吧。”

你起身,绕过桌子走到他身边,韩文清牵你,大掌把你的小手全部裹住。

 

回到房间你窝在床上玩手机,刷着微博看机场路透,粉丝没给你打马,看到夸你好看的评论你笑嘻嘻地点个赞。

 

“明天想去哪里?”韩文清在你身边坐下,白色床垫凹下去一块。

“不知道啊。”你滚了一圈,躺在他腿上,“本来说去蹦极的嘛,现在想想还是算了。我就和云秀他们去逛街呗,正好换季。”

 

“那我陪你。”韩文清手指绕着你的头发,“帮你们拎包。”

 

 

 

10.

第二天联盟为数不多几个姑娘加上你,一群人浩浩荡荡地去威尼斯人扫货。韩文清形只影单地跟在你们身后,偶尔评价下你挑的衣服。

 

楚云秀使了个眼色给他,他叫住你,“我去趟洗手间。”你正和钟叶离讨论是买Marmont还是Ophidia,随口说了句好。

纠结好久最终买了Padlock,刷卡签字,白底黑边印着logo的大纸袋拿在手里才反应过来韩文清走了好久了。

 

“小姐,那位拿着红玫瑰的先生是你的朋友吗。”带着白手套的BA上前询问你,你回头看向门口——

 

 

韩文清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了身笔挺西装,深蓝领带压着的暗纹和你裙子的一样,裹着大束玫瑰花的黑纱蹭到他脸上,你能看到他身侧不自然握紧的拳头,能看到他脸颊窜上了点红色。

 

“咳。”他扭头不与你对视,虚咳一声,你发笑,小跑几步,“怎么了这是,也不是什么大日子啊,怎么搞这出啊老韩……”

 

还没说完,韩文清单膝下跪,背一如既往挺得笔直。

 

还反应不过来是干什么就是傻子了。

 

一瞬间觉得时间暂停,周遭物什都失去声音,变得模糊不可察觉,辉煌人间只留下你与他二人。

你听不见身后姑娘们的惊呼,听不见手机拍照的咔擦声,瞳孔只能聚焦在这个害羞但也坚定的男人身上。

 

他的声音从渺远处传来,像裹着西伯利亚平原上的寒流击中你让你回神,但不寒冷,只能让你感受到暖意,感受到所有的情绪随着血液上涌,过于厚重,最后只能化作泪水释放出来表达自己难以理清表述的心情。

 

 

他说,

 

 

“嫁给我吧。”

 

 

 

 

 

——————————END————————

 

 

+我终于写完了!!!!!!我终于发出来了!!!!

+第一次写老韩 分了好几次写完 第一次写完的还被推翻重来了 又`不容易 还是ooc的一塌糊涂 能力不足

+最近看了很多 大噶都过分优秀 不进则退 大概是要闭关修炼了

 

 

 

+祝好

 

 

 


评论(30)
热度(416)
©海胆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