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胆_

想和你缠绵 一直到路灯熄灭

【全职高手】【王杰希X你】应该 1-5

关注我比较早或者时间比较长的宝贝儿应该知道这篇。

我开的第一篇连载,大概也是最后一篇,取名于我最喜欢的BG小说《应该》,因为各种原因没有写下去。

整理电脑把它又翻了出来,发现也写了挺多,做个合集发出来。

有没有后续就看缘分,看看大家的反响,也看我能不能想起来当时的构思。

 

之前有小可爱私信我想看旧文,我数了数,锁掉的有个十几篇吧,有空的话会修修改改,润色一下再发上来,混个更。

 

 

 

+ooc
+私设如山 
+非原著设定 
商界大佬王杰希X律政佳人你 
注意避雷
+集合略长 7k左右




“You look perfect tonight.” 
——Ed Sheeran 《Perfect》 






0. 
“介绍一下,这是微草的王总。如今B市半边天的医药生意都在他手里,可以说是年轻有为啊!”事务所的合伙人拽着你到处认人。你有些疲乏,手里的香槟都没喝几口。 
听到他的介绍,看着眼前的人,你微微后仰,靠着身后的吧台,喝了一大口酒,下巴微抬,脖颈如天鹅一般。
“还用你介绍?他我能不认识?” 
“对对对。王总如今名震商圈,比小鲜肉还红,怎么会有人不认识呢……” 
你跳下高脚椅,高跟鞋坠地震的你脚底发麻。上前两步,走到王杰希面前,伸出手,葱白一样纤长的手指。
“师兄,好久不见。” 
合伙人下巴都快掉了。



1. 
王杰希大学包括研究生都念的是法学,主攻刑事诉讼。
你研究生同他一个导师,不过那时他已经快要毕业,你才刚入学,两人不过点头之交。你只知道这个神龙不见首尾的师兄传奇的很,连你们以严苛、不近人情而闻名的导师,都对他赞赏有加。

念书的时候,每份论文都是高分,甩开第二名好远。有人甚至调侃,他跑得快的连尾气都看不到。
主要的是,王杰希还不是那种书呆子类型的。
据他的室友方士谦透露,他曾经不眠不休打了整整三天的游戏,饭都是他喂到嘴里的,就为了把商学院的喻文州的装备刷光用来给法学院出头。
球场上也经常看到他,还是篮球队队长。投篮姿势干净利落,撩起球衣下摆擦汗露出腹肌的样子不知道引的多少迷妹当场死亡。
长相也极具辨识度,不是丑的那种。你还没见过哪个大小眼能像他一样,看着不让人难受。略大的一只是桃花眼,天生带着笑意,略小的一只则偏严肃,两只出现在同一张脸上,毫无违和感,更为王杰希添了一分气质。

就是这样一个酷似言情小说男主的设定,现在还加上了霸道总裁的标签。

真是让人不注意都难。

 

2. 
王杰希看到是你,难得弯了弯嘴角。
骨节分明的手将你的手全部裹住,明明只是一个普通不过的礼貌握手,你却红了脸。
幸好粉底厚,看不出来。你暗自吐舌。把这意外甩锅给刚才酒喝得太快。
不过这么大的手,牵手的时候一定很有安全感吧。
你咋舌,不知道怎么怎么会想到这事儿上。

王杰希和你的合伙人说这话,余光看着你。
大红的丝绸连衣裙刚刚及膝。裙子是A字型的,上身修身,雕饰出你良好的曲线,下摆是花瓣样散开的,带着一点点小百褶,显得双腿更加修长。 
他想起了La La Land里,女主角各种各样的舞裙。随着音乐旋转身体的时候,裙摆会铺开,放肆张扬的恰到好处。 

突然想邀你共舞一曲,不过国内的酒会是没有这样的环节的。

可真叫人遗憾。



3. 
托王杰希的福,你得以从应酬场上早点脱身。
你裹着长大衣,在酒店门口等王杰希开车来。
大约是看出了你的厌倦,刚王杰希约你私下里喝一杯。你顺着台阶下,说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于是你们二人与邀请人告了辞,就准备找家清吧坐坐,叙叙旧。
在室内的时候有空调,不觉得冷,现在在室外,身上裹着大衣不算很冷,未着丝袜的腿就冷的直哆嗦了。
你抱着手臂,跺着脚,试图暖和一点。

没一会儿王杰希的车就开来了。以他的身价来说不算昂贵的路虎揽胜越野车,但与他的气质挺般配。
务实、干练。
你看出他想下车帮你开门的想法,连忙摆手拒绝。自己打开车门,几乎是跳进去的。

“呼~冷死我了。”

你把副驾驶前的暖气开到最大,朝手心哈着气。
王杰希偏头看你一样,把暖气温度调高了一点。

“把安全带扣上。” 
啪嗒。
“还有,你穿的太少了。” 


4. 
酒吧里灯光昏暗,头顶射灯显得王杰希下颚线更为明显。
他仰头抿酒,冰块在暗黄的液体里转动,发出明快的敲击声。

你有一句没一句地和他说着话,多是念书时候的事。从门卫那里的小猫咪聊到食堂的红烧鱼,时不时吐槽以前你们共同的导师。

王杰希偶尔接上一两句,一些冷梗逗得你捧腹大笑。
你也不知道明明同他并没有很熟悉,为何还有那么多话可说。

“你知道吗,我研一快结束那年收到一封情书,先不说情书这玩意儿多土了,还是用绿色的信纸,我真是笑死了!这人怎么这么有趣啊。” 

王杰希摩擦杯子边缘的手顿了顿,而后无比自然的说了一句话。

“那是我送的。” 

?!
??!!

 

5. 
嘴巴里还未来得及咽下的红酒差点喷出来,你转头直视王杰希,看他的表情不像在开玩笑。
王杰希也侧过点身子看着你,“你这个表情是怎么回事?不相信?” 
“我只是,”你玩着手指,“以为师兄这样不近女色的人是不会写情书的。” 
而且也不至于审美差到用绿色的信纸。
不过王杰希不近女色这点在你念书那会儿可以说是流传极广。更有甚者说他哪儿是不近女色呀,明明就是个gay。说的还有理有据,cp更是组的有模有样。 

有和同班同学兼室友,朝夕相处的方士谦组成的“方王”;还有与隔壁商学院喻文州组成的相爱相杀、好心分手的“王喻”;甚至连刚进校的学弟都不放过,与高英杰组成的父子组也为人津津乐道。 

论坛上海了去的掐cp,喻王还是王喻争得快要打起来。 
你不是个腐女,看到这些也就笑笑。

“我不近女色?”王杰希皱眉。 
“嘿嘿嘿大家都这么说。而且我记得师兄到现在也没传出个暧昧对象吧。”你弯腰,企图用红酒杯子挡住自己的脸,像只小仓鼠一样,王杰希看着你这样,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 
“我刚进校的时候谈过一个,那时候你还是个高中生呢,自然不知道。” 
“哦~这么说你不是gay啊?” 
王杰希又是一个眼刀,你识趣的闭了嘴。

话题不知不觉地跑偏,你也忘记了问他情书到底是怎么一会儿事儿。


6.
夜幕黑如幕,喝了几杯你同他告别,王杰希主动提出送你。

深夜路上不似白天,车流涌动。
车上放着略带檀香的香薰,你惊讶王杰希居然喜欢这样“佛系”的味道。 
你觉得,王杰希喜欢的味道,应该是前卫的、有冲击性的,就像他人一样神秘的那种。
可转念一想,也只有檀香配的上他。

能稳住人心,有带着一丝飘飘然遗世独立的味道。

就像他本人一般可靠的味道。

车子稳稳停在楼下,你下车,隔着车窗和他挥手道别。嘴角咧的大大的,笑的明媚如阳。
王杰希朝你点点头,就当说再见。

你一蹦一跳的上楼,高跟鞋发出清脆的哒哒声,链条手包随着步伐一晃一晃。
王杰希看着你的背影,过了好一会儿,才重新发动车。

车子再次驶入夜幕,向远方驶去。



7.
你躺在床上玩手机,头发还未全干透,松松散散的垂在床沿,整个画面看上去有一丝惊悚。

突然收到一条微信。
“JX请求添加你为好友,是否同意?” 
备注:绿色信纸

噗,说好的严肃呢,说好的霸道总裁呢?

你利落地点了同意,而后点开王杰希的头像看。
没想到居然是他自己的照片,一张侧脸,全黑的西装,身姿挺拔。

又翻翻他朋友圈,没有几条,多数是一些客套话。
今天又去了哪个商会啦,谢谢邀请。
今天又去了哪个酒会啦,谢谢邀请。
今天又去了哪个访谈啦,谢谢邀请。
诸如此类。

不过有一条不一样,是一只猫咪的照片。是只很罕见的黑猫,通体没有一根杂毛,绿色的眼瞳发出幽幽的光。
你看着配图的文字,有点哭笑不得。
“小勉不吃猫粮也不吃鱼干,是不是要减肥?” 

因为,你就叫。
小勉。

大名顾勉。



8.
快要睡着的时候手机响起了提示音。

“明天有空吗?我有个事儿想委托你。”王杰希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儿,说话打字总带着点儿话音。 
“明天我休息诶!你这算不算压榨我!” 
王杰希挑眉,刚打算回复,就又收到了一条。
“不过既然是师兄拜托的!那我一定要来啦。毕竟喝了你的酒嘛~” 
王杰希弯弯嘴角,手指飞舞回复道,“好,那明天下午,微草见。我等下发地址给你。” 

 

9.

“不过你靠谱吗?哪有律师打字这么喜欢用感叹号的。” 
“师!兄!” 

 

 

10.

非工作日,你也懒得穿挺拔套装,何况是去见王杰希,又不是难缠客户。

 

睡到中午,太阳明晃晃挂在天中央才醒。你绑了个丸子头,白T黑牛仔裤,帆布鞋踩下后跟当成拖鞋松松垮垮踩在脚下,打了个底抹了个豆沙色的口红就出门。

 

微草离你家不远,开车10分钟就到了。你拎着两盒蛋黄酥走进大厅。昨天一起喝酒的时候你意外得知王杰希喜欢这种扎实的糕点,正好自己做了还有多,你想着就献丑拿给他尝尝。

 

“您好,请问您有预约吗?”前台小姐不算友好地把你拦了下来。

“没有。”你也不恼,“我找王总。”

“哪个王总?”

“王杰希。你们总经理。”

 

听到你找王杰希,前台看看你手里地点心,看看你手上的积家腕表,再扫一眼你有点脏的街头板鞋。

你当律师也有些年了,什么人没接触过。不说修炼成了神仙,也算是个人精。这从头扫到尾的一番打量,你知道估计把你当成了不自量力想攀高枝变凤凰的小鸟。叹口气,你掏出手机给王杰希发微信。

 

“师兄我到嘞,前台小姐姐以为我是来抱大腿的不让我进,你看你方便找人下来接我不。”

 

刚摁下锁屏,电梯间就出来了人,“顾勉!”

 

你一看,这不是许斌吗。

 

许斌也是你师兄,不过相较于王杰希来说,这人的知名度相对低一点。但也是法学院之光级别的人物了。

你知道毕业以后,方士谦同王杰希一起开了公司,没想到许斌也在。

 

 

 

11.

“这么看来,微草可不就是你们这个寝室一起办起来的?”

许斌伸手帮你拦住电梯,你抬脚出门,同他说谢谢。

 

“也可以这么说吧。老方主要是忙涉外,所以经常不在。你也知道,我们几个就他留过洋,和那些老外他比较好交流。”许斌替你拉开王杰希办公室的门,“你也不是外人就别去会客室等了。老王临时有会,估计也快了。你要喝什么?咖啡还是橙汁。”

 

“喝橙汁吧。”你坐在沙发上,随手拿了个抱枕箍在怀里,“上班天天喝咖啡,喝的都要洗胃了。”

许斌给你倒好橙汁就出去继续工作了。

 

你扫了眼王杰希的办公室,黑白两色,非常现代化的设计。就是光面弧形大办公桌上养着盆发财树,还缠着红丝带。

你忍不住笑,没想到王杰希这么迷信的。

 

许斌同你说没多久就能散会,可是还是等了好一会儿,等得你不知道什么时候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等你揉着眼醒过来的时候,星星都爬上来了。

 

身上盖着王杰希的西装外套,你半眯着眼看到他在看文件,听到你这儿一整切切搓搓的响声,抬头看你一眼。

 

“醒了?”

“嗯。”你有点不好意思,刚睡醒嗓子没开,声音腻得慌。

“喝点水醒一下吧。资料在茶几上自己看就好。”

“没事没事。”你起身,把他的外套整理好靠在沙发椅背上。拿着文件,转了两圈脖子,在灯光底下看了起来。

 

 

 

12.

你大致扫了一眼,就是个简单的知识产权案子。你坐到王杰希对面的会客椅上,“师兄,大致我了解了。就是个侵权案嘛,很easy的。不过我不是主攻这一块儿的,要不我到我们所里找个专门负责知识产权的给你打这个官司?”

 

“不用。”王杰希摘下眼镜揉着鼻梁放松。

“这个案子对于你来说就是小菜一碟。”

“而且,”

“交给别人我不放心。”

 

 

 

12.

再见是很久以后。

大家都是社会人,抽烟只抽煊赫门。

对不起走错片场了。

 

 

 

13.

你和王杰希忙得像陀螺,微信都很长时间没发。

你是觉得本来就不熟,你又不爱社交,何必去尬聊。

王杰希是想找你聊天,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打完王杰希拜托你的案子,已是正午。

没有悬念,原告方胜。

 

出了法院的门,你眼尖,看到王杰希的车停在门口。

加快脚步,一蹦一跳的下楼梯。你走到驾驶座的窗旁边,恶作剧般地敲敲玻璃。

王杰希在补眠,昨天晚上开会到凌晨,没睡一会儿又起来晨会,会议结束又赶着来找你,自然疲惫。

 

他睡得浅,敲窗声稳稳地把他吵醒。打开窗,你看到他眼下的乌青,有点自责。

 

看你眉头微皱,又不说话,王杰希以为你是生他气,气他刚才没去旁听席。

略歪头,眼神示意你,“愣着干嘛,上车。”

你绕到副驾驶座,用力开门上车。

 

 

 

14. 

因为要出庭,所以穿的很正式。银灰色西装,搭着同色喇叭西裤,因为冷,还穿了一件黑色长大衣,双排扣的设计。眼线特地往长化了一点儿,显得眉眼冷峻严厉。

 

王杰希用余光扫了扫正在系安全带的你,今天的你与前几次见到的你都不同,干练的形象让他耳目一新。

 

“师兄怎么想到来找我了呀。”

“叫杰希。”

“哦哦,杰希你怎么想到来找我了啊。”

“顺路。正好请你吃个午饭庆祝一下。”

 

才不是特意来的。

 

 

 

15.

听到有吃的你就开心。车里打了空调,气温逐渐升高,你觉得热,扭着身子脱大衣。

 

长长的袖子不小心蹭到了王杰希的脸,他伸手帮你把衣服整理好放到后座。

 

解开一颗西装扣子,你把盘好的头发放下来。

你最近换了发型,原本的黑长直烫成了大波浪,染成了红棕色,留了中分,显得成熟很多。

其实你对外的形象一直是成熟稳重型的,也不知道为什么在王杰希面前总显得小孩子气。

 

可能是因为他身上的父爱气息太浓厚了吧。

 

王杰希带你来到一家私房菜馆,藏在小巷子里。

白色洋房建筑让你以为自己在上海,而不是在天子脚下的皇城。

菜式不出意料,浓油赤酱。装在白色搪瓷碟子里的糖醋小排酸甜平衡的恰到好处。

你是上海人,这么多年呆在北京还是吃不惯北方的菜。

如今吃到这么正宗的本帮菜,不禁有点鼻酸。

“你怎么知道这么好吃的地儿啊,这个小排简直好吃死我了……”你嘴巴里叼着排骨,说话含糊不清。

王杰希一边递纸巾给你,一边回答到,“上次轮回那边来人,我想着是上海来的,就托人找了挺久哪里本帮菜好吃。结果人家惦记着烤鸭,我这套近乎算是失败了。不过发掘了这么好吃的店,也值了。我想起来你不也是上海人吗,就带你来这儿了。 ”

 

说不感动肯定是假的,不算熟的人还能这么记着自己,你戏精本质爆发,甚至想抱着王杰希的手臂嘤嘤嘤哭一场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

 

 

 

16.

酒足饭饱,王杰希送你回事务所。

 

下车的时候,你习惯性客套问他要不要上去坐坐,没想到他真答应了。

你在前面领路。事务所黑白灰三色调,但不死板,透露着年轻人的气息。

 

在走廊里碰到了之前在酒会上硬要给你和王杰希拉线的合伙人,看到王杰希来了激动万分,你忍不住白他一眼。

 

“忙你的去吧,王总他找我没案子,就顺道来玩儿。”

“行行行。”合伙人脸上堆满了笑,走到你办公室门口又折回来,“下午有个广州来的客人你别忘记了,人家千里迢迢跑过来肯定是大案子,你可给我好好表现,能不能翻新食堂就靠你了。”

你白眼都翻到了脑后,“就知道钱。我知道了,你快给我走吧。”

 

送走了合伙人,你对王杰希耸耸肩,“老姚这人就这样,他不是谄媚,就是喜欢钱,掉到钱眼里去了都。我看他看你的那眼神,啧啧啧,就是在看一堆移动的人民币。”

王杰希笑笑,没搭腔。

“你们事务所生意这么好?还有外地的单子?”

“那可不是嘛。”你两只手交叉,托在自己下巴下面。

 

 

 

17.

王杰希站在落地窗前,看着窗外,逆着光。

你看着不甚清晰的他,不知为何出了神。

 

有人说,男人的绝对领域就是手腕那块儿,带手表的那里。

凸出的腕骨,纯黑的手表。

真是看着都要高|潮。

你似乎明白了为什么上学的时候那么多姑娘为了他前赴后继了。

 

又帅又有品,门门都是A。

这么优秀的男人谁不喜欢啊。

 

 

18.

王杰希没呆多久就走了。

在大门口,遇到了意想不到的人。

 

“王总,好久不见。”

“你也是。喻总。”

 

 

 

19.

“王总,好久不见。”

“你也是,喻总。”

 

握着门把手帮忙开门的礼仪小姐不知道为什么从这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一声招呼中闻到了一丝火药味,整个大厅的氛围霎时间变得有些剑拔弩张。

 

但二人就此别过了,没多说一句话。

 

出门的人嘴唇紧抿,眉头微皱。

进门的人笑眼盈盈,有说有笑。

 

 

 

20.

你自然不知道楼下发生了这么戏剧化的一幕。

你坐在办公桌前慢悠悠地喝着咖啡,随意翻着卷宗。

 

“咚咚。”有人敲门。

你以为是助理,端着咖啡杯头也没抬就是一句请进。

 

“师妹怎么这么冷淡了,以前追着我要我请吃饭可不是这个语气啊。”

尾音上扬,声音都充斥着温柔。

 

除了喻文州还能是谁?

 

你一惊,连忙放下杯子,卷宗随手一扔,从椅子上跳下来,小跑步去办公室门口迎他。

喻文州也真站定不动,大衣笔挺地挂在手肘,一副你不来迎我我就不进去的架势。

 

 

 

21.

寒暄一阵,终于回归正题。

 

“怎么突然来找我,蓝雨不忙吗?你全扔给少天你放心?”

 

黄少天也是你师兄,和喻文州同在商学院。

 

虽然年纪比你大,却总透露着小孩子性,反而衬的你成熟得多。你也不服气叫他师兄,念书那会儿大黄二黄乱叫,整的每次一喊他男生宿舍门口的中华田园犬总是抢先回头,汪汪叫着回应你,引得周围一顿哄笑。

后来毕业,年龄稍长,就少天少天的叫。偶尔酒喝多了回忆往事的时候,也会叫两声二黄。

 

 

 

22.

见到故人,就忍不住回忆往事。

 

外人只知道喻文州温柔,黄少天话痨。

殊不知喻文州在谈判桌前,嘴角勾着笑,提出的条件却一个比一个刁钻苛刻,黄少天平日里风趣又话多,正经起来说的每个字都直击乙方要害,让对方哑口无言。

不知道是谁说他们两个像“剑与诅咒”,合作默契,亲密无间。久而久之这个名号就传了开来,颇有让人闻风丧胆的架势。

 

“总要给新人机会。我和少天现在都不太在公司,都交给瀚文他们,总要成长的。”喻文州指尖摸着咖啡杯的边缘,浅浅地笑。

“也对。”你撑着下巴看着他,“师兄还没说来找我干嘛呢。”

“我就出差,顺道来看你。”喻文州眼睛弯弯,也看着你。

 

 

 

23.

你知道这个出了名地切开黑师兄绝对不是什么就来看看你,一定有事。

 

“哎呀你跟我谁和谁啊,你就说吧老喻,啥我都答应你。”喻文州性子软些,你也与他更加亲近,端着叫了两句师兄你就皮了起来叫他老喻。

“这可是你说的哦,小师妹。”

“对,我说的。”你一脸大义凌然,慷慨赴死的样子,惹得喻文州扑哧一笑。

 

 

“也不是什么大事。”

“就是想委屈你一下,假扮下我女朋友。”

 

 

————————————TBC——————————————

 

+喜欢的话蓝手红心评论安排一下?


+有没有下文我也不知道

 欠着的东西太多了

 

 

+祝好

 

 



评论(17)
热度(147)
©海胆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