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胆_

想和你缠绵 一直到路灯熄灭

【全职高手】【周泽楷X你】生生又世世

被限流 重发一下试试



+ooc
+私设如山
+古风AU 第一次尝试
 不好吃大噶轻点骂我
+略长

 

 

 

 

0.

九泉下。
轮回司。

 

 

1.

你本只是一个无人可见漂泊不定的游魂,不知为何这轮回司司掌善心一发,大笔一挥让你成了型,有了点鬼样,甚至还给你了个小小职位。

在这冰凉的阴曹地府,除了排着队喝孟婆汤等着轮回的行路人,就是像你之前那样的孤魂野鬼了。这地儿对于前者来说,最多只能算旅途的一站,甚至孟婆汤一灌,都留不下一星半点的印象。而对于这些暂时,或是说永生永世都出不去的野鬼们来说,这儿就是永远的家了。

鬼也爱慕虚荣,鬼也分三六九等,能捞得个一官半职足矣让鬼艳羡。

更不要说你去的是这鬼鬼垂涎的轮回司,油水多工作轻不说,司掌周泽楷还生得顶顶俊俏,薄唇皓齿,气宇轩昂,据说生前在人间也是一等一的风流君子。

任职第一天,虽只是个小小文员,司掌还是亲自面见了你。你权当他平易近人,对所有小鬼都如此这般,完全没留意到门前迎接的小厮看到司掌从台前屏风后现身,白衣飘飘渺渺一步一顿走到你面前时错愕的神情。

鬼其实是没有表情的,所谓的情感流露不过是你们这些没完全忘记人间事的鬼结合当时情形所揣摩出来的。

周泽楷在你面前站定,你略仰头看他。地府缺光,点着的一排排蜡烛也不过起到装饰作用。可你却从黑暗里看到了一片璀璨星光,不由愣住,再一看,原来是司掌的眼。

那些妖媚女鬼果然诚不欺我。你觉着自己呼吸一滞,眼前人生得真是过分好看。

一双桃花眼流转生光,眼尾却又略垂,显得不那么多情。不似地府其他人都穿着墨里缀着点绛色的长袍,白色丝绸底的料子,上头还用鹅黄色线绣着暗纹,黛色勾勒衣边。

“来了。”周泽楷略颔首,垂着眼看你,平白让你觉得乖巧温顺。

你赶紧作揖行礼,“见过司掌。”

“不”,周泽楷示意你把手放下,“阿楷。”

你不解,此时另有一人走进门来,大迈几步站到周泽楷身边,“司掌的意思是,你唤他阿楷就好。”朝你微微俯身当作招呼,“在下江波涛,是轮回司的小司掌。”

“好。”你对着周泽楷弯了弯眼,“阿楷。”

周泽楷对你一笑,明媚如三月花开,“小周你先回去吧。”江波涛对他说到,“我带她四处转转就好。”周泽楷没应声,盯着你不肯走。

江波涛叹气,侧头在他耳边说道,“人都来了,你还急什么。我安排她做你贴身文员,来日方长。”

你瞧见周泽楷耳尖有点红,有点疑惑这大小司掌间究竟说了什么。还没想完,江波涛就朝你走了过来,越过他,看见周泽楷翩翩往高处走。

“姑娘,我带你熟悉下环境。”江波涛在前面引你,“其实我们轮回司,虽叫轮回司,掌管的却不是轮回之事。”

你跟在他身后,楼梯旋转而上,身旁两侧都是泛着幽光的藏书。路上遇到几个小厮,给江波涛拱手行礼之时都不免好奇抬眼打量你两眼。

“姑娘小心脚下。”江波涛嘱咐你,“世人有所不知,以为轮回司是掌管他们下一世所在何处的地方,每年上供不知多少。其实并不是这样,准确来说,轮回是依靠整个地府完成的。十殿阎罗在前评价他们生前功过,予以相应的惩戒,而后交给孟婆灌汤,忘却前尘往事,再跳入忘川,洗净灵魂,转世成为何物转世生于何处那都是看造化,没谁能操纵的了,改变的了。”

“那轮回司究竟是做什么的?”你听完江波涛所言,疑惑不得解,忍不住发问。

“轮回司原先不叫轮回司。”江波涛接过小厮递来的毛笔,转身给你,你双手接过,再跟着他继续走着。“小周上任以后,政绩优秀,阎王喜欢他得很,也就应了他想要改名。轮回司以前叫了往殿,是帮那些不愿喝孟婆汤,对于人间还有未尽之事的人完成愿望的地方,好叫他们无牵无挂,早日轮回。当然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来,也不是什么愿望都可以满足的。功德高的人才能来,可满足的愿望也必须得是不会对命数造成影响的事。所以大多人都是想要再见自己的情人,或是斩断情丝。”江波涛突然一笑,“这么想来我们轮回司倒有点像人间说媒的地方。”

江波涛帮你开门,你迈进去,“这是你办公的地方,屏风后面是小周的地儿。你是他的贴身文员,离得近总是方便些。”


“我刚给你的笔,你切记收好。这笔可以窥探人的记忆,并且不拘泥于这一世。整个地府只有你与小周有,勿让他人寻了去。”




2.

你看着烛光把人影倒映在屏风上,周泽楷腰背笔直,握着笔不知在写些什么。

坐在桌前,你看着自己的一方小地儿明显被人精心布置过。

桌上小瓷瓶里插着几朵开得正好的彼岸花,大约是被施了法,上面还有几点荧光,这是在地府难得的风景。架子上的小香炉里焚着不知何香,不是铜钱臭也不是腐蚀腥,清清淡淡,勾起了你渺远的都要散在风里的人间记忆。

这么久来没来过这么温馨的地方,这么久来也没遇到过这么温柔的人。

咯吱——

屏风被周泽楷拉开。你回神,刚要起身行礼就被他一个手势制止。

“不必。”他拉过椅子在你身边坐下,你被这过分的亲昵惊得不知如何是好,十指交叉拽着棉布料子不吭声。

周泽楷从怀里掏出个香囊递给你,青色有点发灰,看得出有些年头,但保存完好。

“司掌……这……”你抬头,对上周泽楷瞪得圆圆的眼,想起方才他说的话,“阿楷,这……这是别人的东西吧,我收了不好。”

“不,”周泽楷站起,把香囊放在桌上,“你的。”

这下疑问就更大了。你飘在这阴曹地府快要百年,就算这是自己生前的东西也该没了,更何况这香囊的样式看着完全不像是自己还活着的时候流行的纹样,倒是要更早些。

“不是……这一世……”周泽楷解释到,奈何他说话实在过于精简,你还是二丈和尚摸不到头脑,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周泽楷看清你脸上疑惑,从袖口掏出和你样式一样但略大一圈的毛笔,食指上轻轻一点,沾上点血,而后在在空中写下端端正正的“周泽楷”三个字。

“你的。”周泽楷眼神示意你拿起毛笔,你虽不解,但也照做。

空中两个名字渐渐浮现,交融在一起,像恋人一般撕扯不清。

 


3.

周泽楷初遇你,是在五百年前。

彼时他方才弱冠,是周家长子。进京赶考一举中第,又出身名门望族,自然风头无两。

当时京城里,三岁孩童都晓得,新晋进士是个大美男,不仅生得好还学富五车,只是是个闷葫芦,三天都不说一句话。

来周家说媒的人多得门槛都要踏烂。不爱说话又如何,周家是朝中老臣,周公子又是新进士,攀上这棵大树那是真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周公子又生的如此貌美,秀色可餐,每天同床共枕即便不说话也是种享受。

可偏周泽楷无心在这儿女情长上。管家每天端着笑,说出来的确是实打实泼人冷水叫人心寒的劝退之词,久而久之这偌大的京城也没人再敢来周家当媒人,还传出了周家大公子有断袖之癖的风言风语。

你与周家是远亲,可周泽楷的母亲一直视你如己出,疼爱有加。

流年不利,你家惨遭变故,家道中落。父亲锒铛入狱,母亲承受不住如此大的变故自溺而死。周家将你接了来,当作亲女儿养着。

刚到周家时,你闭口不言。从不出深闺的千金小姐变成寄人篱下的附子,就算周家二老待你极好也免不了处处小心事事留意,免得给人留下话柄。何况刚刚经历如此之大的打击,你整个人精神恍惚,食不知味,走路像踩在绵云上。

周泽楷与你自幼相识,把你这个妹妹捧在心尖尖上。你搬来周家以后,他除了备考,就是围在你周围,变着法地哄你开心。带你去后山看开遍的桃花,陪你去城东吃绿豆糕,甚至因为你赌气说要去青楼看歌姬,平生第一次进了烟火之地。

周泽楷话少,为数不多说话的时候也就只有几个字,伯父伯母有时都不能理解,唯有你每次都能明白透。

 

4.

周泽楷进京前,在二老面前长跪不起,周夫人心疼,要他起来说话。他不肯,偏要二老应允了才肯起身。

“娶她。”

周父叹气,过来人眼神毒辣,早就发觉了他那点心思,只是没想到周泽楷会挑在这时坦白出来。

他对你早不是兄妹那般单纯心思,他看你的眼神热辣露骨,爱意都噙在那双桃花眼里,只是你老神在在,自顾不暇,实在没发现。

他在半夜启程,出行前悄悄来到你房里,盯着你的睡颜迟迟不肯离去,小厮来唤才肯走。

周泽楷一生中最离经叛道的大约就是那夜。

他吻了你。在你睡着的时候。

他觉得自己实在不是一个正人君子,君子坦荡荡,他应该在你妆容周整的时候,握着你的手,看着你的眼,一字一句,坚定有力地表白心迹。

“我心悦你。”

而不是现在这样,看着你蹙着眉,睡得不安慰,乘人之危。



5.

你醒的时候,周夫人坐在你床边,笑得嘴角快裂开。你还没睁全眼,手腕就被塞上了个冰凉物什。低头一看,周夫人一直带的白玉镯子换到了你手上。你急忙要脱,周夫人按住你的手不让你动。

“这是传给周家长媳的镯子。泽楷走之前向我和他父亲提了这事儿。你父亲那边我已经派人送信过去了。以后你就是周家的长媳,也就是我们的亲女儿了。”周夫人满面红光,握着你的手不放,开心都写在脸上。

你明白了怎么回事,脸颊酡红,低着头,害羞不敢看周夫人,这么长时间来第一次笑得那么开心。

“伯母……我……”你有点无所适从,不知道说什么好。
“还叫伯母呢。”周夫人笑着摸你头,“虽说还没正式成亲,不过你家情况特殊,泽楷又进京考试,我们就一切从简。”

你还红着脸,软着声说好。

 

6.

周泽楷每天写信,叫贴身的佣人快马加鞭地送回来。

你拆开信的时候,总觉得信纸上还带着周泽楷的体温。墨香绕在鼻尖,像极了他身上的竹叶清香,清醒舒缓。

“见字如面。我在京中一切安好,……夫人近日可好?”

周泽楷落在纸上的言语,不像说话的时那样精简,皆是直白的语句,总能让你羞红了脸,半天不晓得如何回信。

你闲来无事,去香料店讨了一味不在柜上的竹叶香。再向周夫人讨教了女红手艺,在房里绣起香囊。
绣废不知道第几个的时候,终于绣出了个满意的成品。

只可惜没能送到周泽楷手上。

你上后山为他摘明目药材时不慎跌落山崖,尸骨都未寻到。周家怕耽误他考试,瞒着不敢同他说。

周泽楷归家后寻你不得,周母眼见藏不住,只好实话实说,中间哭得哽咽。周泽楷脸上没什么波澜,只是而后几天闭门不见客,更加沉默。

二老知道他一时半会儿没法接受,媒人全部回绝。

皇上指婚时,周泽楷也一口拒绝,甚至为此直接退朝归隐,让人扼腕叹息。

周泽楷终生未娶,黑白无常来引他时,问他有何未了心愿,他功德深厚,若不过分,了往殿可遂他心意。

周泽楷说要寻你,殿主说你早已轮回两世,皆不是人胎,死后不归地府管,魂魄也来不了此。

“若你执意要寻她,要不你就接任我这殿主一职,守在这儿,总能遇见。只是这地府清苦,你可耐得住寂寞?”




7.
周泽楷接了任,日复日年复年地守在这儿。

这五百年来,你化成过石缝间的花骨朵,化成过枯木上的新芽,化成过林间小兔,就是未成过人型。

好不容易盼你成了人,盼你寿终正寝,黑白无常引你来时不知出了什么差错,魂魄散了几分,透明的地府都找不到。

江波涛是唯一知道他这点心思的人。他意外得知了让魂魄成型的方法,这才有了你来轮回司任职的事儿。




8.
你醒来的时候,觉得脸上僵得很,大约是泪水风干导致的。

你想起了五百年前的事儿,那时的周泽楷与现在的他长得毫无差别,眉眼还是那么温柔,对你的爱意还是浓的化不开。

那时你不肯与他人说话,只是有时轻轻唤他“阿楷”,两个人都寡言,相处起来却不尴尬,沉默一天都不觉局促。

周泽楷趴在你床沿,睡得安稳,墨黑长发披在背上。你轻轻抚着,压低声念到,

“阿楷。”

他迷蒙着寻到你的手,攥紧不放。

 

 

谁说鬼是没有感情的?

我寻你生生世世,守你生生世世,等你生生世世,情丝哪能说断就断。

 

————————END————————

 

+我好久没写这么长了 查查弄弄 写了好久

 也辛苦几个亲友陪我考据

+第一次写非现背 古风我真的非常不擅长 这方面我阅读量也非常不够 虚心接受所有意见以及抠细节的评论 非常感激

 

 

 

+祝好

 

 

 

评论(6)
热度(203)
©海胆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