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胆_

想和你缠绵 一直到路灯熄灭

【全职高手】【周泽楷X你】不喜欢帅哥的都思想有问题

+ooc
+私设如山
+略长



0.
“周泽楷。”
风把压在黑色百褶裙里的白衬衫吹鼓。
“我告诉你个秘密。”
头发张牙舞爪,像会吃人的怪物。

“上面两个人是几班的?翘课翘的这么明目张胆!学校不想呆了是吧!”
“教导主任那个八婆来了,”拽过少年纤细白净的手腕,“快跑快跑,这个月已经被抓到过了。”


淡蓝天空漂浮着的白云似乎暗暗嘲笑年少无知为赋新词强说愁。


1.
“那时候也真是轻松啊,没什么好想,不用担心钱不够花,除了逃课要躲着教导主任,都没什么好愁的事。”
你翘着二郎腿坐在吧台前的高脚凳,套装衬衫开了两颗扣子显得不那么正式,细高根要掉不掉的挂在脚上,手腕一下一下晃着装着威士忌的玻璃杯。
周泽楷习惯使然,上身笔直的坐着,双手交叉握着装着橙汁的玻璃杯,盯着插在上面的小纸伞不知道在研究什么。
“你这退役了也不喝酒啊。”兀自拿酒与他碰杯,他也只是笑。
“苦。”
“多大的人了还喜欢甜的,小学生口味改不掉了你。”你伸手挠了挠他的下巴,周泽楷耳尖有点点红。
得,还是当年腼腆模样。
“少喝。”
沉默良久,周泽楷的声音突然冒出来,你侧目,看到他认真的目光。
“不健康。”
噗哧一笑,“好,都听我们阿周的。”你把酒杯一推,“剩下的帮我存了,给我来杯橙汁。”

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
周泽楷开着你的车送你回家。
路灯的光是暖黄色的,却一点也不让人觉得温暖。
刹车,熄火。周泽楷熟门熟路的把车停进车位,像是回自己家。
“谢谢你啦我的周,等下给你发红包,不准不接。”
咔哒,安全带挣脱铑铐,你起身准备下车。
“等一下。”周泽楷拽住你。
“秘密。”
“还没说。”


2.
“不好意思啊,家里一般不来人,没有备拖鞋。”你看着周泽楷穿着你的猫耳朵拖鞋,有点尴尬。
他到没感觉到什么,换好鞋就自己乖乖地往客厅走,手放在膝盖上像个孩子。
“Wi-Fi你自己连啊,我给你洗点水果。”
你忙前忙后,周泽楷没有到处晃的习惯,研究起了你的客厅来。
你住的是酒店式公寓,所以除了洗手间是单独一间以外,其他都是互通的。
简而言之,客厅也是卧室,卧室也是书房。
上班前没来的及铺的被子团成一团,床上还胡乱扔着换掉的内衣,周泽楷轻咳一声不自然地别过头去。飘窗上放着吃剩的外卖盒,他顺手收掉扔进垃圾桶,把放在一旁的西装外套抖开挂在衣架上。鞋架上东倒西歪的鞋也被他摆放整齐,茶几上的文件被他马好腾出地方来给你放水果。
你端着果盘从厨房里走出来,他自然而然地接过,抽出纸巾给你擦手。
“我还真想不起来当时要说什么。”转着小银叉子把西瓜红囊里嵌着的黑子挑出来。
“那是什么时候啊,高三吧,后来你去打游戏了我们就联系少了。”

沉寂一会儿,再开口你的声音有点发抖。

“我爹妈那时候离婚了,就挑在高考前。你说他们是不是故意的。”


3.
“那时候我是真无助啊。”你捏着叉子,手肘撑在膝盖上。周泽楷把剥好皮的葡萄放进你的碟子里,满手汁水也不是很在意。
“你说怎么好好的两个人,前一天还在说放假了去哪儿旅游,怎么后一天就撕破脸面,分家产分得把菜刀拍在桌子上讲话呢。”
“我思来想去没人可以说,就找你。结果还被教导主任给截胡了。再后来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开口,你又一门心思地去当职业选手了,哪有时间管我呀,我也不好意思为了这么点鸡毛蒜皮的小事麻烦你,你天天训练都够累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周泽楷坐到了你身边,递了个抱枕给你让你抱着。
你一看,忍不住笑了,是他之前硬塞给你的一枪穿云周边。
周泽楷看着你戳着一枪穿云面无表情的脸,手指划过珊瑚绒面形成一道深浅分明的分界线。

“不麻烦。”
“嗯?”
“你。”
“不麻烦。”

周泽楷认真说话的时候眼睛会不自觉地瞪大一点,原本就大的眼睛显得更加圆溜溜。
他有点紧张,十指交叉暗暗发着力,你看得出来,但不明原因。


4.
周泽楷也有秘密。
他喜欢一个人。
喜欢她飞扬的制服裙角,也喜欢她高跟鞋发出地清脆利落的声音。
喜欢她不施粉黛略显幼稚带着点婴儿肥的脸蛋,也喜欢她描了眉红唇轻挑的模样。


5.
你在轮回楼下等周泽楷,队员给他开送别会,你怕他会被劝酒不能自己开车回家,就来接他。
他问过你要不要一起来,你挥挥手说不了还有工作。
其实就是怕尴尬,你不知道周泽楷怎么介绍自己才合适。
周泽楷和你认识了也快有十年了,他话少,没去战队前说得上是朋友的也就你一个。
你不一样,你活泼的很,但是能信赖,能全盘托出,能不掩饰自己的软肋的朋友也就他一个。
周泽楷生得端正,除了性子闷了点被说不好接近以外没什么缺点,撮合你们俩的也不少。
有次你去轮回给他送旅游带回来的凤梨酥,彼时他刚接任队长,小小少年突然顶天立地肩负重任,又是不会交际的人,你沉浸社会大染缸多年,圆滑的很,就想着帮帮他快点融入集体。从前台接待小妹到身边队友,人手一份伴手礼,蝴蝶结绑得整整齐齐。甚至战队经理都有,你还特地塞了一条好烟在里面。
本来大家对这个空降的队长颇有微词,结果你这一手把人心收的服服帖帖。

就是方明华一句弟妹,弄得你和周泽楷都有点不知所措。
周泽楷小脸憋得通红,挠着披在后颈略长的头发,半天才说了句,“不是…前辈…”
你立马接过话头,“方哥你又寻我开心,我和阿周就是朋友,一条开裆裤长大的,是兄弟!兄弟!”
“还阿周,叫的这么亲密,我懂,我都懂!”方明华丢下了个过来人的眼神,又顺了一盒凤梨酥脚底抹油地溜走了。
你在每个人的桌上放礼物,周泽楷像条小尾巴一样,跟在你身后,头低着,露出的一小节脖颈还泛着点红,看来害羞劲还没过去。
“哎呦我的周啊。”你把最后一盒给他礼物放好,把他桌上的糖纸扫进废纸娄,半坐半倚在他桌上,一手伸直搭在他肩膀上,懒洋洋地开口,“这种误会还少吗,你怎么还这么容易脸红呀。”
他微微欠身,不动神色的从你手下抽出身子。


6.
“哎队长,你真不够意思,散伙饭都不沾一杯。”
“小周还不是为了你们好。”江波涛拽开挂在周泽楷身上,狗皮膏药似的孙翔,“他退役你们又不退役,能不能喝酒你们心里没数啊。”
“再说了”江波涛一点不掩饰眼中的嫌弃,“就你们那酒量,一小杯啤酒得兑十瓶绿茶,别出来丢人了。”

你靠在车门上等着周泽楷的,等了好久也不见他出来,就点了根烟准备提提神。
烟没抽上,呆倒是发起来了,被这一顿咋咋唬唬的说话声才拉了回来。
回过神才发现火都快烧到烟屁股,就要往手上招呼了。
周泽楷隔着远远就看到你手忙脚乱的掐烟,眉头不自觉地皱了皱。
孙翔顺着他的目光看到了你,本来平时就是个大大咧咧脑子不拐弯的人,喝了点酒直接断片,神经下线,大掌猛地往周泽楷背上一拍,拍得周泽楷觉得自己快吐出血来。
“行啊周泽楷,深藏不露啊。”
你用纸巾把地上的烟头裹起来,起身,就看到孙翔一步一歪地朝你走过来,你有点搞不清楚状况,丢了个询问的眼神给一旁的周泽楷,后者回了你一个无可奈何的笑。
几十米的路醉汉孙不晓得走了多久,好不容易走到了差点直接撞到你车上。江波涛赶紧拉住, 孙翔不理,甩开他,拍了拍你的肩,周泽楷上前把你和他隔开,你拽着周泽楷的袖子让他和你站到一边,准备看醉醺醺的孙翔小朋友要说出什么吓死人的话。

“嗝—”啤酒麦香散在空气里,“嫂子!”孙翔喊得惊天动地,你仍不住扶额。
孙翔来轮回来得晚,没见过你,误会很正常。

你刚准备解释,手腕就被身边人扣住,指间被挤开,再一点点被填满,而后紧紧握住。
周泽楷牵起你的手再一众人面前晃了晃,留下干净利落两个字,“再见。”

而后把你塞进车里,绝尘而去,吓得孙翔酒醒了大半。
“我去,我就开个玩笑!副队!这真是队嫂啊!”
“孙翔你也难得机灵一回。”方明华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往孙翔头上呼了一巴掌。“这妹子队长刚来的时候就和队长关系不一般了,还给我们都送过吃的。当时两个人还不承认呢,我就说吧肯定不简单…”


7.
周泽楷两只手把你的手裹住,有一下没一下的捏着玩,你抽不回来,只好随他去。
冷不丁地想起来,周泽楷那天在你家,说只要是你的事再琐碎也不是麻烦的时候,局促不安紧张的神情,再联系今天他突然的举动。
你觉得自己触摸到了这个本质还是个大男孩的成熟男子的小秘密。
索性把车停在路边,你侧过身,笑脸盈盈地看着他。
刚才牵我不脸红,现在跟番茄似的,你心里发笑。
抽回手,撑在两人之间的储物箱上,托着下巴,故意带上点娇嗔。

“周泽楷,小周周,小楷楷,你是不是,
喜欢我啊。”

周泽楷被直接了当地戳穿心事,完全不知道怎么回应。
你不再逗他,重新发动车子,驶入车流。
不知道第几个红灯转为绿灯的时候,你听到周泽楷轻却笃定的声音。

“是。”


8.
你回到自己家的时候还是懵的。
什么呀我把你当兄弟你却想up我??
可是扪心自问自己真的没有那么一点点歪念头吗?
看到他半开扣子锁骨清晰胸肌微露的海报的时候脑子里真的没有一点黄色废料吗?
没有是不可能的,谁不喜欢帅哥呢,不喜欢帅哥的都思想有问题。


9.
就在你埋在枕头里当鸵鸟的时候,微信提示音响了。

“你?”
“喜欢?”

当然喜欢,不是说了嘛,不喜欢帅哥的都思想有问题。

———————END———————




+祝好

评论(11)
热度(309)
©海胆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