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胆_

打喷嚏和爱情都是无法隐瞒的

【恋与制作人】【李泽言X你】未曾改变

+ooc
+私设如山
+我流女主性格 慎








0.
李泽言是个不苟言笑的人。
这一点在你们初识的时候你就很清楚。

1.
谈恋爱的时候也没什么浪漫。
他忙你也忙。
他忙着投资案,天南地北的到处飞。
你忙着跑片场,上蹿下跳头昏脑胀。

情人节的花是魏谦送来的,你还没来的及看就塞给了悦悦。
纪念日的礼物是从法国快递回来的,你只有空回个谢谢,多打个表情的时间都没有。

旁人都觉得,你们只是利益关系,没有爱。

无数人猜测,你是不是床上功夫特别好,还是捏住了李总的什么小把柄。
才让这座千年大冰山对于这么多美人儿视而不见,娶了你这个既不是名门闺秀,身材也不出挑的路人甲。
还你是为了挽救你那奄奄一息的濒临垂死的影视公司,下药强上李总裁,而后用孩子要挟。

风言风语李泽言不是没听到过。
可他哪里来那么多时间去浪费在这种莫须有的事情上?

呵。
幼稚。

2.
有首歌是这么唱的。
“我想他们发现了 你里里外外包不住的好
但是只有我才知道
你害羞时候眉毛会翘的很高
只有我才闻得到 你低调的骄傲”

李泽言于你,就是这样的。

对外,他是大杀四方横扫千军的商界精英,万人敬仰的华锐总裁。
对内,他不过是一个用着黄色柴犬布丁碗,晚上起夜头发乱糟糟的翘着的老男人。

你经常打趣他老,多数时候他会拧着眉头,纠正你他不过比你大6岁。

但是,某天晚上,他喝的多了点。
钻进被子里的时候还带着酒气。他在你身后,环住你的腰,轻舔了下你的耳垂。
而后问出了个让你哭笑不得的问题。
“你是不是嫌弃我老,不喜欢我了,所以老和那个什么警察混在一起?”
你转过身去,捏了捏他高挺的鼻梁。
“怎么回事,原来我们李泽言李大总裁也会吃醋呀,不过如此嘛~”你俏皮的学着他的语气。
“我不是,”李泽言难得露出局促,一副想反驳又不知道如何反驳的样子,只好拽住你,一吻封住你还想调侃些什么的嘴。

接吻的时候你偷偷睁开眼,看到他长长的睫毛在鼻子上落下投影,看到他微微打颤的眼皮,和认真虔诚的神情。

仿佛亲吻的并不是日日同床共枕,时时出手可得的身边人。
而是世间至宝。

3.
李泽言其实很温柔。

他会在你撞到桌角嗷嗷叫痛的时候一边训斥你,一边拿来药酒给你揉。嘴上说着你这么大个人还冒冒失失,手上给你揉着乌青块,眼里是化不开的心疼。

也会在台风天抛下会议来接你,虽然嘴上说只是路过而已。
你自然不会拆穿他的小心思。一边扣安全带一边说是是是,我们李大总裁日理万机忙于朝政,带小的回家是小的三生有幸,嘴边噙着笑。他也会在发动车子的空档口揉一把你的头发。
“啧,又没洗头。四体不勤。”

很多人问你,和李泽言生活在一起是不是压力特别大。
你嘴上说对啊对啊天天被怼。嫌弃东嫌弃西的,一会儿嫌弃床单不好看,一会儿嫌弃早餐不对胃口。
心里其实悄声反驳,嘁,才没有,他有多好我才不告诉你们嘞。

李泽言的温柔是只属于你一个人的。
他命中唯一的变数只有你。

4.
但触及底线的事,李泽言从来不会纵容你。

那是还没结婚的时候的事了。

某天晚上,你们都在外面应酬。
好死不死你们就在一个KTV,甚至包间都挨在一块儿。

李泽言向来不喜欢你出席这种场合,像个大老爷们一样在桌上摔着酒瓶子谈合作案就为了他眼睛不用眨就能甩出来的五百万一千万。他也看不得你换掉白裙子穿着亮片小吊带陪着老板唱歌,红红绿绿的灯光照出脸上妖治的妆。

但他也不是大男子主义,不让你拼搏自己的事业。
他只是担心你,心疼你,怕你一个女孩子受委屈。
生意场上的事他比你了解太多,他太清楚那些油腻老头们的花招,知道他们想要什么好处。

李泽言路过你的包间,回头不经意的一瞥。
他的眼神儿多好啊,一眼就看到了你。
哪怕你今天和你平日清爽的着装不同,穿了黑色的小高跟,披肩直发也卷成了大波浪,他还是马上认出了你。
他脚步顿了顿,决心不打扰你谈生意,回家再好好教育你。

可是,下一秒,他就收回了这个念头。

他看到一个所谓的大老板,衬衫开了好几个扣儿,肥大的肚子突在外面,土气的大H腰带一副勒不住的样子,手往你腿上探。

你穿着短裙子,白花花的大腿露在外面。你忙着回头和顾梦说话,自然没注意到有只咸猪手朝着自己袭来。

李泽言平日就紧着的眉头扭的更紧,变成深深的川字。

时间停止。

他大步走进包厢,拗去那只手,脱下西装外套裹在你身上,一把公主抱起你,迈着长腿大步流星地朝外走。

你在他怀里猛挣,不知道又怎么惹着这尊大佛了。

5.
直到上车他才恢复时间。
一通电话取消了晚上的应酬,你在这期间调整呼吸企图平静自我,好理直气壮地质问他怎么乱发脾气。

李泽言挂了电话,握着方向盘的手青筋暴起。
他扯松领带,深深喘了口气。

而后转身,吻了下来。

这个吻一点也不温柔,狂风暴雨一般。
他用这个吻,疯狂宣誓自己的主权,毫不遮掩的展示自己的占有欲。

你被吻的晕头转向,打了好久的腹稿消失的一干二净。

过了好一会儿李泽言才放开你。
而后一脚踩下油门,轮胎在沥青地上摩擦出刺耳响声。

回家以后,他把车钥匙随手一扔。
一路上他都没有对你说过什么,你还是一头雾水。
你去厨房倒水,酒意有点上头,脸蛋儿都泛着粉色。

李泽言靠着门框,看着你,冷冷地出声。
“你就这么挑战我的底线?”

你的一肚子闷火又被挑了起来。猛地放下玻璃杯,与大理石台面相撞发出清脆的敲击声。
你对着他,双臂撑在身后的桌上。
“我怎么挑战你底线了?我哪里敢?你多厉害,二话不说就把我从生意场上拉回来,留着我一票子员工还都是小姑娘在那里应付。我都不知道你突然发什么疯,我哪里触你底线了?你是不是要把我拴在裤腰带上才好?”

“胡闹!”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你身边,听完你的猛拍桌子。
力气太大,手掌心泛起了红色,你看到心里泛起一丝心疼。

他倒没怎么在意,双手撑在你身侧,把你箍进自己怀里。
“你那是谈生意的样子吗?那男人手都往你身上伸了,你知道吗?他肚子里打的什么算盘你知道吗?你自视过高,是我错怪你了?”

你愣住,仔细想想他的话就明白他为什么怒火中烧不管不顾。
你软下身子,勾住他的脖子,带着一点娇嗔的口吻。
“我知道你为什么生气了,是我不好,你担心我我还怪你对你发脾气。以后这种事我都让韩野去,好不好,你别生气了。”

李泽言叹了口气,把你搂进怀里。
“我不是不让你追求自己的事业。我只是……”
你踮起脚,搂住他,“我知道。我都知道。”
他埋进你的脖颈,过了好一会儿才闷闷发声。

“我是真的拿你没办法。”

6.
你问过他,为什么这么多年都孑然一身。
他看着文件,头都没抬一下,回答道。

“因为在找你。”

李泽言觉得自己只是在说实话,你却被撩得脸通红。

老男人的直白,可真可爱啊。

7.
婚后的李泽言,依然是一张万年不动的冰山脸。

可现在的你,也敢怼他两句,调笑他“大惊小怪”。会偷偷捏他脸,笑着躲开他想要捏回来的手。会直白的叫他老李而不是总裁,动情的时候也会用粘腻的嗓音喊老公。

李泽言身上最宝贵的就是永不消逝的少年感。

就算在商场厮杀多年,就算为了寻找你旋进过黑暗漩涡。
他的内心仍然存在着极其柔软,充满温情的地方。
那里存着你,还有即将到来的新生命。

——————END——————

+进恋与 一眼对上的就是老李 我写不出他万分之一的好
+不知道自己究竟写了什么 没什么主题也没什么线索 白开水废话流
+真的滚回去休息了 我得学习了 请小可爱督促我
+喜欢走个蓝手小心?




+祝好

评论(34)
热度(861)
©海胆_ | Powered by LOFTER